兰心蕙质 有女如玉——速写李瑞芳
发布时间:2020-04-09 16:29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可怕性,给所有人闷头一棍,休说叫你去接触确诊病例和他(她)的密切接触者,每每看到被刷新的确诊病例,呼吸半天都难恢复常态,生怕外出遇到可怕的病毒携带者,可流调人员必须去。流调是流行病学调查的简称,是传染病防控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流调的目的首先是寻找和确定传染源,其次是分析和发现传播途径,同时排查和保护可能的感染者(密切接触者),确保他们的健康。

  当我获知坐在我斜对面的安静如兰的女子就是流调团队领头雁时,不由得多打量了她几眼。尽管口罩遮住她双目以下,可依然看见她俊俏有神的双目眼中有邻家小妹一样的亲和力,在嘈杂的环境下,顿时能使人安静下来的超凡气质。她姓李,名瑞芳,是邯郸市疾控中心主任急传病防制科科长。

  河北省邯郸市首例新冠状肺炎疑似感染者A因发烧咳嗽,大年三十入住某医院。也就是从这天起,李瑞芳带领她的团队投入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很快通过流调找到密切接触者。1月28日某医院报告一疑似病例B,经过对他病例行动踪迹调查梳理,并未发现他有武汉旅居史,家人也没有谁从武汉回来。莫非病毒自己能从武汉穿越千里来到古赵?为了追踪传染源,李瑞芳前往B病例的老家,实行层层剥离似的调查。先是调取了小区监控,对B出入时间和通行人员进行甄别,继而对B的家人进行调查。这是说起来很简单的事情,那做起来真没这么简单,她对着电脑显示屏一帧帧地查,眼睛累了,换个队员接力,天亮了,又黑了,天又亮了,他们还不知疲倦地工作着,生怕漏掉任何一个与病例近距离接触者,与其说他们在调查,不如说他们是与可能被感染的病毒赛跑。

  经过四个昼夜的不眠,终于还原于事实。B系1月18日发病,到1月28日确定为疑似病例,密切接触者涉及人员多,既有家人和同事,也有患者得病初期去诊所治疗时的医护和同期就诊人员,同时,还有在县医院就诊时的医护以及同病室人员,另有他参加公司年会的工友等,人员达118名。

  人们面对未知的事物,害怕和恐惧,实属正常。特别是在疫情严峻时,当身穿防护服的流调人员出现在家门口,害怕自己被关起来、担心被邻居歧视、担心泄露自己的隐私等可怕的想法都会出现。李瑞芳做事喜欢换位思考,也精通谈话技巧。某天晚上11点,她接到流调任务,匆忙赶往医院,见患者情绪烦躁,任凭她好说歹说,就是不肯开口,无奈,只好求助医生,请他们做患者思想工作。几乎同时,她通过公安部门帮助,了解患者是退伍军人。一个小时候后,当她再次跟病例沟通时,病例情绪平稳,李瑞芳见状夸赞道:“当过兵的人就是不一样,识大体顾大局……”患者被夸得眉心舒展,继而在她的引导下,将行动轨迹和密切接触情况全盘托出,她一一记录在册。调查结束后,李瑞芳送上一句“祝您早日康愈”。

  “做流调,要讲究策略,还要细心加耐心”,李瑞芳不但这样要求队员如此照办,自己也绝不删繁就简。一次,她和队员去县医院发热门诊对一疑似病例流调,县里流调队员采用直接方法问患者发病前14天你都干什么了?患者想都不想,冷漠地扔出一句话“整天在家呆着,哪儿也没去!”这回答“噎”的队员没了下话。少许,李瑞芳接过话茬,她以商量的口吻说:“你看我们同事问的情况我听的是这样的……”她把刚才流调的内容复述了一遍,又问这个患者:“你看对不?咱再想想啊,你发病前一天在家干啥来着?有没有帮孩子听网课啊?辅导孩子学习没?”她的语调不高不低,像极了邻家大姐过来聊家常,患者不像刚才那样冷漠,李瑞芳不再重复刚才问题,而是话锋一转问:“你兄妹几个呀?”“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哦,真好,还是人多好。”在一问一答中,李瑞芳把时光悄然倒退到了大年初二,她态度还是那样温和:“咱这里也兴姑娘初二回娘家?你两个姐姐回来没?”“回来了。”“你哥回来没?”她乘胜追击,“你们说了多长时间话?”就这样,在1个多小时后,李瑞芳轻松拿下病例14天的活动轨迹,确定了密切接触者8人。县里的流调人员说:“多亏李科长,要不然,今天我就被他这聊天‘尬’的,不知如何进行了。”李瑞芳笑笑回答:“没啥,我听他说普通话,没有语言障碍,就试了试。”

  疫情面前,身为流调工作人员如何做好防护?在第一版和第二版防控方案上都没有明确地指导意见和建议,她和团队只好参照非典和MERS疫情时的防护措施,直到第三版《特定人群防护指南》出台后,才有据可循。我问李瑞芳:“难道您不害怕吗?”她说时间紧,任务重,根本想不到自己防护到位了没有。我相信开始时,她的确是想不到,可目睹攀升的疫情数字,她想到了,可为了避免引起社会恐慌,她的装束与普通人没有区别,室外环境仅戴医用外科口罩,只是到了室内普通人摘取口罩,她戴一次性帽子和医用外科口罩、一次性手套而已。这种无惧流血牺牲、心牵群众的大爱情怀,并不逊色于战场上的英雄。

  既然是普通防护,就必然存在被感染的风险。很难说她走近的哪个病例生活、接触的人,是健康的,而她也不是百病不侵的冰冷机器人。若说她一点后顾之忧都没有,那是假话。父母都是耄耋之年,需要子女在床前尽孝,儿子读高二,正是冲刺的关键时刻,一旦自己出现状况,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她更懂得在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时,该如何选择,如何取舍!

  元宵节的前夜,临漳县确诊两例有流行病学联系的病例,按照防控方案要求,这两例病例构成了聚集性疫情,李瑞芳连夜开始对两例病例的流调报告进行梳理,并在元宵节一大早,对晚上分析出的遗漏点进行现场调查、核实,结束调查时,已华灯初上,她突然想起这天是母亲生日,拨通父亲手机,说:“爸,我单位忙,您替我给妈做点好吃的,就说我祝她生日快乐!”父亲只对她说了句“好,忙去吧”,便放下电话。

  队员问李瑞芳,怎么不向父亲解释下县里搞流调?李瑞芳说不用,父亲懂她。原来李瑞芳父亲是位戎马一生的老军人,他非常清楚女儿跟当年他在部队时一样,服从组织命令、听从组织指挥。那一年小兴安岭发生火灾,他所在东北某部仓库就是在小兴安岭边缘,天天早出晚归,在前面山里救火。打李瑞芳上班第一天起,父亲就告诉她,要靠真本事吃饭,靠钻营只是一时得利,要服从大局,不要在乎个人得失。多年过去了,李瑞芳时刻牢记父亲的教诲,尽管她不是军人,但是骨子里有军人的雷厉风行和自我牺牲精神。

  本次邯郸市疫情,李瑞芳负责或参与了18例病例的流调工作,其中11例确诊、7例排除。负责2起、参与2起,共计4起聚集性疫情的溯源、防控工作,撰写其中2起不明原因聚集性疫情分析,找出最大可能传染源。

  采访结束后,却为不知从何入手起草文章而犯难。无心翻阅诗篇,霍然间看见柳永的《离别难》,有天然,蕙质兰心,美韶容,何啻值千金。哦,兰心蕙质,有女如玉,这不是专为李家女子瑞芳的量体定做吗?

  作者韩冬红(资料图)

  韩冬红,笔名空灵,现就职于邯郸市公安局政治部,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全国公安作协会员、河北省作协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公安作协理事、邯郸市作协副主席。散文散见《美文》《海燕》《西南军事文学》《太湖》《岁月》《在场》《中国文化报》《山东文学》《散文百家》《当代人》等刊物。出版散文集《会传染的快乐》《舞者自言》。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数:

关于我们| 广告报价| 本站动态|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信息举报|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阳光· 绿色网络工程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邮箱:1057802431@qq.com 电话:010-69960698 手机号:18610493210

中央新影老故事频道《记录》栏目组,《草根也要当明星》栏目组”红色之旅”和”美丽乡村”节目联合设立的综合性互联网资讯平台

备案号:京ICP备20000290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082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6247号

Copyright© 2020 www.fzjdv.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