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继承权的日本天皇独生女,成为了月薪七千的打工人?
发布时间:2024-04-07 07:52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 刘飞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 >
       4月1日,日本天皇德仁的独生女爱子公主顺利完成大学学业后,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与所有入职第一天的日本年轻人一样,爱子在这一天穿着“新职员西装”,也就是上下纯黑,不带任何装饰的基础款职业装,一改往日被宫内厅严格打造出的公主形象,在自己的工作单位“日本红十字会”前问候来等待的媒体。爱子被分配到了“青少年与志愿者部门”,开始了自己的职业道路。
       日本皇室和日本红十字会官方都没有公开爱子的具体工资。日本红十字会的主页显示,全职正社员,即有编制的终身职员岗位,给到应届生的工资为23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1000元),与普通日企的待遇相差无几。不过爱子由于还需要兼顾皇室公务,所以选择成为了全职合同工。根据以往红十字会发布的招聘信息,全职合同工的工资约为16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7656元)。日本媒体分析,爱子应该可以拿到与其他同事相同的工资待遇,不会有或高或低的特殊待遇。
       爱子选择的是日本皇室女性比较常规的一条职业道路——大学毕业后进入非营利性组织。爱子的姑姑、德仁的堂妹瑶子公主也曾在日本红十字会工作。
       日本皇室首位职业女性是德仁唯一的妹妹,爱子的姑姑——曾经的清子公主。清子在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山阶鸟类研究所工作、研究翠鸟。13年间先后担任了非全职研究助手和非全职研究员,是日本皇室第一位通过工作获得报酬的女性成员。2005年结婚后,她失去皇室身份,冠夫姓改名黑田清子,成为了全职主妇。
       爱子公主的堂姐、两年前结婚后远赴美国的真子公主,目前也没有从事全职的工作。不过与以往日本皇室女性婚后以回归家庭为主不同的是,日本媒体多次报道真子在美国一直在努力地找工作。
       作为曾经的皇室成员,真子的工作场所需要满足一定的安保条件,这给她的求职之路带来了一些阻碍。尽管真子还拥有英国莱斯特大学的硕士学历,但要在远离故土的地方凭实力竞争上岗,显然并不容易。真子曾短暂地作为志愿者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工作,但最终由于职位要求的能力和经验水平都相当高,未能入职。
       比起公主们,一些嫁入日本皇室的女性,学历与职业可能更胜一筹。德仁的堂嫂高圆宫妃久子就毕业于牛津大学,曾从事全职翻译的工作,甚至目前70岁的她仍在大阪艺术大学担任客座教授。而她们中职业起点最高的当属爱子的母亲——雅子皇后。

       24岁,雅子从哈佛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日本政府的外交部门工作。当时她就曾因为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形象,作为优秀的新人职业女性代表之一,被日本媒体报道。作为预备役外交官,年轻的雅子接受采访时还说道,她认为女性拥有工作是很自然的事情,希望未来可以在做好一名外交官的同时平衡好家庭。那是1987年,雅子甚至还不认识德仁,6年后二人成婚,雅子结束了外交官生涯。
       在雅子入职的两年前,也就是1985年,日本刚刚通过了《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企业在雇佣女性员工时,不得以性别原因在工资待遇、工作内容上差别对待。这是日本女性职场权益得到保障的起点。

       在那时大学毕业进入企业工作的女性,被称作是日本第一世代职业女性。这其中很多人都在工作几年后“寿退社”,也就是因结婚而辞职。不过也有少数工作至今,即将迈入退休年龄的她们,在这两年推动日本社会终于开启了对于全职女性职员退休后待遇的讨论。
       而与雅子同辈的日本皇室新娘们,尽管婚后都回归了家庭和皇室公务,但在婚前几乎都有过工作经验。与爱子同辈的公主们全员都在毕业后选择了工作,或许也有着来自这些母亲们职业经历的影响。
       爱子能在大学毕业后选择成为一个“打工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即使作为德仁天皇唯一的孩子,爱子并不在皇位继承候选人之列。原因是,日本现行的皇室典范规定,女性没有继承权,也不承认女性天皇。
       日本皇室当前共有17位成员,其中女性5人,仅有三位男性继承人。按照即位顺序排,分别是德仁的弟弟58岁的秋篠宮文仁,秋篠宮的幼子17岁的悠仁,德仁的叔父88岁高龄的常陆宮。
       从年龄来看,日本皇室的未来实际上已经只剩下悠仁这一根“独苗”。不过,悠仁资质平平几乎已是公认的事实,甚至自幼时就有智力缺陷、听力障碍的坊间传闻。而从一些公开信息来看,悠仁的成绩确实从小就成绩优异、有着学霸人设的爱子有较大差距。
       除了继承人之外,另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也已经摆在了日本皇室面前,那就是执行公务的人员数量远远不足。悠仁和他的姐姐佳子、爱子,以及已经脱离皇室的真子是日本皇室年轻一代仅有的四个孩子。
       再往上数,就只有几位与德仁同辈的堂姐,由于未婚仍然留在皇室。她们中年纪最小的38岁。与爱子一样,这几位旁系公主,也都不在继承人之列。
       皇室面临着人手不足的尴尬局面,这些并不被看重的公主们作为执行公务的人选又被提及。“女性宫家”方案正在讨论当中。日本皇室的男性成员大多会在成年或成婚后设立“宫家”,比如德仁的弟弟文仁就是“秋筱宫”。而公主们则没有这个权利。“女性宫家”是指为公主们也设立“宫家”,方便她们在婚后依旧可以承担皇室的公务活动。
       然而,这一方案仍然遭到了保守派的强烈反对。原因是设立“女性宫家”后,公主们婚后不脱离皇室,可能会导致“女系天皇”的诞生,也就是公主们所生的男性后代有可能会成为继承人。这在保守派眼中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这破坏了所谓“万世一系”的天皇继承血统。
       "万世一系"指的是日本皇室在过去一千多年的历史中秉持着代代仅由男性继承人传承血统的传统,即使中间曾经出现过几位女性天皇,但大多数也只是作为过渡,在政权恢复平稳后便将皇位交还给了由男性继承人诞育的男性后代。在保守派眼中,无论是允许公主继承皇位,还是允许公主的子女继承皇位,都是很“违背祖宗”的决定。
       全球各国室的女性,似乎在过去几年里都演绎着不再让人羡慕、甚至让人恐惧的故事。
       凯特王妃近期“被失踪”后又公布患病,证明了嫁入王室并获得幸福这一问题,就如三体一样,不可解。
       迪拜王室的哈雅王妃,2019年顶着被追杀的风险与自己的两个孩子出逃到英国,历时两年才完成离婚官司。在更早之前,迪拜王室由其他王妃所诞育的沙姆萨公主和拉蒂法公主分别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出逃,被带回迪拜后,几乎销声匿迹。
       在日本皇室,心理疾病的阴影笼罩着三代女性成员。爱子本人在儿童期和青春期都遭遇过严重的心理问题。爱子上小学时,一度遭到同学霸凌。据报道,导火索可能是爱子微胖的长相和特殊安保待遇这导致爱子一度无法调整好心态正常上学。在爱子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缺课后,当时还是太子妃的雅子心疼女儿,不仅亲力亲为地接送上下学,甚至之后整整一年半都陪同女儿上课。不过这又遭到了更多批评的声音,质疑雅子对女儿过度保护。
       2017年前后爱子突然暴瘦掉近三分之一的体重。15岁与16岁生日时宫内厅公布的爱子生日照上,青春期的爱子几乎都是瘦到脱相、判若两人的严峻状态。尽管宫内厅没有对爱子是否患病做出明确说明,但许多专业医生都分析爱子在当时很可能有厌食倾向。原因可能与进入青春期后公务增多导致的焦虑情绪有关,也可能与此前在学校遭受到的霸凌有关。
       德仁的母亲太后美智子年轻时也曾因不适应皇室生活,又持续承受来自多方的巨大精神压力而患上失语症,经历了几年才得以康复。爱子的姐姐真子在公布婚讯后,也因结婚对象爆出丑闻而承受巨大压力,在漫长而缄默的等待中,真子公主患上了“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综合征”。
       诞育后嗣的强大压力也是造成日本皇室女性心理疾病很重要的一个因素。爱子的母亲雅子婚后一直未能适应刻板的皇室生活,也未怀孕。最后在成婚八年后通过试管方式艰难地生下了爱子。此后来自各方“追生男孩”的压力丝毫不减,最终雅子患上红斑狼疮,开始了长达年的治病疗养。
       雅子的弟媳、也就是真子与佳子的母亲纪子,与丈夫秋筱宫在大学时自由恋爱、早早结婚,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比起雅子,纪子对皇室生活的诸多规矩更适应。但即便是这样,在生育命题上,纪子也仍饱受宫内厅刁难。据知情人士爆料,纪子在生下真子、佳子两位公主后就被要求“封肚”,理由是皇太子家还没有动静,皇太弟家一再添丁“不合时宜”。而多年后在皇太子家仅育有一女、雅子又身体不佳的情况下,纪子最终高龄产子,诞下了悠仁,据传也是受到了来自宫内厅的施压。已经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独苗”悠仁的妻子势必将会面临更为“恐怖”的生育压力。
       日本宫内厅遵循传统旧俗对皇室女性成员细致入微的刻板“管理”与要求也到了很难想象的地步。雅子皇后婚后不久,就因发言时间比德仁略长、站位没有严格跟随在德仁后几米处,而遭到宫内厅的“敲打”。美智子在还是太子妃时,还因为穿着晚礼服时没有使用尺寸合适的长手套而被内部批评。
       知情人士还曾透露,雅子白天甚至是坐在自己的床上休息一下都会被女官指出是“行为不雅”。雅子疗养时无法胜任公务,却仍是常常收到来自宫内厅的“进言”,要求其能承担起太子妃的指责。甚至有传言称宫内厅因雅子长期疗养,曾建议德仁在即位前离婚再娶。这一消息虽从未得到过证实,但德仁曾在一次发言中愤怒地谴责宫内厅,否定了雅子之前的职业生涯,甚至侮辱了雅子的人格。作为日本皇室成员,这样直白的反抗式表态,可以算得上是空前绝后。
       日本女性皇室成员在一些重大场合的着装,常常被国内网友吐槽是又老气又单调。日本皇室将西式礼服定为是正式场合的主要着装,在不同场合的着装的规格,裙长袖长等都有严格的规定和彻底的执行要求。这些服装大多设计保守且相近、颜色平淡无变化,一字排开宛如填充空间、却没有细节的“色块”。这可能也是日本皇室女性处境的真实写照。尤其是几位公主,换下礼服换上日常装往往看起来更符合年纪。
       无论是穿黑色职业装的爱子,还是婚后在纽约常被拍到牛仔裤运动装出街的真子,都让日本民众们看到了少的公主形象,也在打破皇室规范给公主们设定的“精致瓷娃娃”人设。
       4月1日,爱子在进入办公楼前,简短地接受了记者们的采访。她提到早上出门前,父母叮嘱她要好好加油,努力工作,早日融入工作环境。难以打破陈规就支持并帮助她离开,或许正是德仁夫妇给到唯一女儿的礼物。
 
 

责任编辑:刘飞 点击数:

关于我们| 广告报价| 本站动态|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信息举报|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阳光· 绿色网络工程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邮箱:1057802431@qq.com 电话:010-69960698 手机号:18610493210

中央新影老故事频道《记录》栏目组,《草根也要当明星》栏目组”红色之旅”和”美丽乡村”节目联合设立的综合性互联网资讯平台

备案号:京ICP备20000290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082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6247号

Copyright© 2020 www.fzjdv.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