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图片 > 中国行
投稿

闲来得意与鱼(图文)

2017-09-06 12:34:54

来源:一线聚焦

 

一线聚焦:(作者,郑兴茂)
东坡言: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所以,决定不时留点时间,因着心之所向而出发,做个一天半天的闲者。当然,闲者并非得奔着江山风月而去,寻一方鱼塘,钓半日之悠,也是不错的选择。尽管是腊月里,天空笼着些阴沉的云雾,风里带着些刺骨的寒气,但与老陈一合计,决定收拾好钓具出发。
跟着老陈钓鱼,我是名副其实的“闲者”。一向让老陈拴好钩,组好线,插好浮漂,我只管持竿抛进水里,盯着浮漂,等着鱼儿上钩,最后终于上鱼了,老陈便自觉来摘钩。
到时,鱼塘边冷冷清清,就连那水泛起的涟漪也感觉是冷冷的,鱼塘主人不在,或是躲到屋里围炉了。只有村里的两三个孩童伏在鱼塘的石坎上,手里提个网兜,扔进水里一会又提上来,扔进水里一会又提上来……反反复复,玩个不亦乐乎。我决定再次做个真正的闲者,看老陈钓鱼,有鱼上钩后再接过钓竿。
天是寒的,水是冰冷的,青山萧索,光秃秃的树枝指着灰色的天空,鱼儿老是不咬钩,可能也怕冷,躲在水底的某个角落取暖吧!我很佩服老陈,能执着地守着钓竿,眼睛时时盯紧浮漂。我却失去耐性,眼睛开始四处游走,寻找感兴趣的事物。
突然听得“喳喳”几声,是喜鹊,我兴奋地转身仰起头,两棵挨着的杨树上,一棵树高处的枝桠上有一个已搭建好的鸟窝,另一棵上有半个鸟窝。有两只喜鹊正飞停在那半个鸟窝上,身子在窝边转来转去。原来是夫妻俩在搭建自己的新家。突然,一根小枝从掉落下来,一只喜鹊随即叫几声,飞走了,另一只随着也飞走了。
我饶有兴趣地等着,果然一会,这对喜鹊夫妻就飞回来了,衔着树枝,先停在稍矮的树枝上,再飞到巢上,继续建造自己的家。夫妻俩就这样不断地飞去又飞回,好几次还把辛苦衔来的树枝弄掉下树。